深入《群書治要》認識中華文化-劉余莉教授主講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劉余莉教授

深入《群書治要》認識中華文化  劉余莉教授主講  (共一集)  香港國際機場亞洲國際博覽館:5、7號館  2014/8/9  檔名:56-160-0001

 

 

尊敬的諸位法師,尊敬的諸位長輩、諸位朋友、諸位來賓、諸位家人們,大家下午好!

 

今天特別感恩主辦方給后學一個向大家匯報學習傳統文化、學習《群書治要》的機會。今天我和大家一起學習的題目是「深入《群書治要》認識中華文化」。中華傳統文化九問,也就是我們一般通常人對學習傳統文化比較容易提出的九個問題。第一個問題,什么是文化?何謂有知識沒文化?這個文化在中國古代漢語中是兩個字構成的。首先我們看什么是文?文就是文章、文字、禮樂、古樂、曲調,包括文藝、雕塑等等。這個化就是人受教而變化,它的本意是教行的意思。凡是以道業誨人為教,人接受此道業而變化氣質,以遠過遷善,在各個方面都發生了若干變革,這個變革就稱為化。所以文化兩個字合在一起就是以文字、文章、禮樂等文藝形式變化人的氣質,以達到轉惡為善、轉迷為悟、轉凡成圣的目的。我們明白文化兩個字的意思,我們就舉一個例子,比如以文字來說,看到這個文字能夠對我們有幫助,對我們的修為有提升。中國古代的漢字都是一個智慧的符號,比如說我們看這個恥字,它是一個耳朵的「耳」加一個「心」字,《說文解字》上解釋說,「恥,辱也。從心耳聲」。什么意思?告訴我們這個羞恥心,是每當我們聞聽別人說我們的過失而心生慚愧,表現在外面就是面紅耳赤。所以這個恥是人心有所慚所表現出來的一個感受。正是因為如此,孟子對恥這個字特別的強調,他說「恥之于人大矣」,恥這一個字對一個人太重要、太重要了!為什么重要?因為得到了這個字,有羞恥心的人他就會成圣成賢,而把恥這個字給忘記的人,最后就淪落得離禽獸不遠了。

 

在了凡先生的《了凡四訓》上對這個字進行了進一步的發揮,他說,「思古之圣賢,與我同為丈夫,彼何以百世可師,我何以一身瓦裂?耽染塵情,私行不義,謂人不知,傲然無愧,將日淪于禽獸而不自知也。」讓我們想一想古代的圣賢人,比如說孔老夫子、孟老夫子,他們和我們同樣是人,為什么他們能夠成為百世的師表?到今天不分種族、不分國籍的人,一提到他們還非常的尊重,愿意向他們學習,而我自己呢?卻是一身瓦裂。這個瓦裂指的是什么?這個瓦裂就是指陶制的器皿,比如說陶制的杯子、陶制的碗等等,但是這個杯子和碗卻破裂了,結果怎么樣?一文不值。耽染塵情,過分的放縱于感官的享受和欲望的滿足,偷偷的做著一些不仁不義的事情,還以為別人都不知道,就這樣一天一天的將要淪落為禽獸而不知不覺,相反還妄自尊大,自以為是,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。看了這段話,告訴我們什么?告訴我們「人非圣賢,孰能無過」。我們每一個人在沒有成圣成賢之前都是凡人,都是普通人,都有這樣或者那樣的習氣毛病。但是圣賢人和普通人的不同之處就是他做錯了事他有羞恥心,他感覺到不好意思,「知恥近乎勇」,他進而能夠改正自己的過失,最后成為圣人、成為賢人、成為萬世師表。而那個普通的人卻和圣賢人恰恰相反,他做錯了事情不知道回頭、不知道羞恥、不知道懺悔,最后就一天一天的為習氣所控制,最后就淪落為禽獸。所以,你看我們看了這一個字,就給我們的修學很大的提升,告訴我們要志在圣賢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在修行的道路上不是一帆風順的,都會遇到這樣或者那樣的挑戰,這樣或者那樣的考驗;而且你愈是在哪一方面薄弱,就是愈有什么方面的東西來誘惑你;而且一個人修行的層次、程度愈高,愈想提升的時候,所遇到的考驗也就愈嚴格。就像我們從小上學一樣,上小學的時候,小學生的考題就比較簡單,比較容易通過,但是你要到大學的時候,考博士的時候,這個考題就愈來愈難。如果你能夠層層的都通過,那你在修行的路上才能夠暢通無阻。如果通不過去,那可能幾十年的修學也都毀于一旦。

 

看了這一個字告訴我們,文化就是以文字或者文章、文藝等等的形式來教導人轉惡為善、轉凡為圣。在《禮記》上也說了這樣一句話,說「鸚鵡能言,不離飛鳥;猩猩能言,不離禽獸。今人而無禮,雖能言,不亦禽獸之心乎?」你看這個鸚鵡會學舌,但是雖然鸚鵡能夠講話,也不離飛鳥之身;猩猩有的時候智力也很高,也會學人講話,雖然牠能夠學人講話,也不離禽獸之身。現在的人不懂得禮,不懂得用禮來節制自己的行為和欲望,雖然能夠講話,不也墮落得離禽獸不遠、變成了會講話的衣冠禽獸了嗎?所以這一句話確實值得我們警醒。我們中國古人經常說,「文以載道」、「以文化人」、「讀書志在圣賢」、「讀書貴在變化氣質」、「三日不讀書,面目可憎」。為什么?因為古人所讀的書都是圣賢之書,都是告訴你怎么樣不斷提升自己的境界,怎么樣格物、致知、誠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的。所以你讀這樣的書,自然而然的就成為君子,進而成為圣賢。所以三日不讀書就面目可憎。古人還說,如果你讀《論語》之前是什么樣的人,讀《論語》之后還是什么樣的人,這個《論語》就是不曾讀。讀《論語》是為了什么目的?它是教人讀書識義理之道也。要知圣賢之書,不為后世中舉人進士而設,是教千萬世做好人,直至于大圣大賢。圣賢之書不是讓我們拿來做文章,來研究它的理論體系的,拿來評教授、寫博士論文的。是拿來做什么的?是拿來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的。所以怎么樣讀才能讀出味道、讀出法喜?讀一句書便要反之于身,我能如是否?做一件事便要合之于書,古人是如何?此才是讀書。也就是我們讀了一句話就要反省自己,我是不是能這樣做到?做一件事的時候就要問一下自己,古圣先賢面臨這樣的境界是如何做的?這樣做才是讀書。這個就是告訴我們文化的本質是以文化人,貴在變化人的氣質,轉惡為善。

 

習總書記在前幾次的重要講話中也多次強調,他說「夯實國內文化建設根基,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從思想道德抓起,從社會風氣抓起,從每一個人抓起。引導人們向往和追求講道德、尊道德、守道德的生活,讓十三億人的每一分子都成為傳播中華美德、中華文化的主體。」這段話實際上就是告訴了我們,文化的本質和靈魂在于道德,確實應該起到以文化人的作用。所以什么叫有知識沒有文化?比如說我們很多人都學《弟子規》,很多人知道《弟子規》非常的有效果,很多的班主任老師就要求學生要把《弟子規》給背誦,不僅如此,還要能夠默寫。有的班級全班的同學都能夠把《弟子規》默寫下來,一個字都不錯,但是《弟子規》前面的四句話卻沒有做到,前面講「父母呼,應勿緩。父母命,行勿懶。父母教,須敬聽。父母責,須順承。」前面的四句話沒有做到,這就叫有知識沒有文化。再比如,我們從小就喜歡學唐詩,有一句唐詩大家耳熟能詳,「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,誰知盤中飧,粒粒皆辛苦。」我們考試的時候,我們可以把這首詩默寫下來,也可以把它倒背如流,但是我們吃飯的時候,白花花的大米還有饅頭就隨意的丟棄在垃圾桶里,這就叫有知識沒有文化。所以我們現在很多的高等院校培養了很多的知識分子,這句話很有味道,知識分子如果沒有力行傳統文化,就變成了有知識沒有文化的人。這個是我們講的第一個問題。

 

第二個問題,中華傳統文化產生于農業社會,在市場經濟的當代社會是不是還能夠起作用?是不是已經過時了?

 

我們看《易經》被稱為群經之首,這個《易經》它有三個含義。它的第一個含義就是變易的意思、變化的意思,告訴你這個世間的一切人事物都是變化莫測、變化無窮的,所以你要懂得與時俱進,你要懂得變通。第二個含義,這個《易經》的易字就是不易、不變的意思,告訴你雖然現象是變化莫測的,但是有一個不易的、不變的規律,只要你掌握了這個不易的、不變的規律,就能夠以不變應萬變。中國傳統文化所傳承下來的、可以繼承的,就是這一個不易的、不變的道。所以中國古人有一句話說,「天不變,道亦不變」。就像我們看一年四季春夏秋冬,每一天太陽從東方升起西方落下,自古至今沒有一天是變化的,這個道是不變的。所以我們之所以肯定的說,傳統文化在古代適用,在今天也適用,在中國適用,在西方國家、在世界也都適用,因為這個東西是稱性的,它講的是不易的規律。《易經》的第三個含義就是簡易、簡單的意思。中國古人講「大道至簡」,真正深刻的道理都是以非常簡單的方式表達出來。比如說我們現在都在講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其實我們古人自古以來都是用核心價值觀來教導人們的。這個核心價值觀概括的還非常的簡單,把它概括成五倫、五常、四維、八德。比如說這個五常,仁義禮智信,它概括得非常簡單,每一個規范只有一個字,所以它易記易行,千百年來都成為中國人所奉行的價值觀。四維,管子提出,說「禮義廉恥,國之四維」,就像支撐這一個房子的四根大柱子一樣。我們知道管子他是被譽為法家的代表人物,但是即使是一個法家的代表人物,還特別重視禮義廉恥的道德教育。還有八德,一種說法是朱熹提出來的,「孝悌忠信、禮義廉恥」,另一種提法是孫中山先生所概括的,那就是「忠孝仁愛、信義和平」。我們把兩種八德的說法重復的去掉,最后概括了十二個字,那就是「孝悌忠信、禮義廉恥、仁愛和平」。這十二個字可以稱為是中華民族的核心價值觀,中國特色的核心價值觀。這個東西在古代適用,在今天也依然適用。所以五倫、五常、四維、八德是恒常不變的道理,在農業社會是如此,在今天也依然是如此。

 

所以在《群書治要.春秋左氏傳》上就提出,「人棄常則妖興」。常是什么?就是五常大道,就是倫常道德。如果人們再不講仁義禮智信了,再不講四維八德了,這個妖就興起來了。什么叫妖?就是奇奇怪怪的、不正常的現象就出現了。比如說父子有親,這是正常的現象,但是現在出現了兒子殺父母的現象;兄弟之間應該是友愛、合作、團結、互助,但是現在兄弟之間起了紛爭,為一點點財產就把對方送上了法庭,這就叫妖。夫妻本來應該恩愛,同甘共苦,但是現在夫妻同床異夢,因為一點點的財產也都背叛了對方,這也就叫妖。所以倫常大道不講了,這些怪異的現象就產生。再比如,我們古圣先賢提出了很多治國的理念。比如說我們現在都在講構建和諧社會,促進社會和諧。怎么樣才能夠使社會和諧?我們看《論語》上記載,孔老夫子到魏國去考察,他的弟子冉有給他駕車子,孔老夫子就說,這個地方人口已經很稠密了。冉有就問,說人口已經很稠密了,還應該做什么?孔老夫子回答了兩個字「富之」,就是要人們富裕起來。冉有又問,說已經使人們富裕了,還應該做什么?孔老夫子又回答了二個字「教之」,要給他們以倫理道德的教育,讓他們知道自己在人倫關系中的責任和本分。所以你看促進社會和諧非常的容易,只要把這四個字做到了,按著富之、教之的步驟來進行就很好了。

 

所以很多人認為,儒家讓我們餓著肚子去講道德教育,這個是不現實的,人們都吃不飽飯、穿不暖衣服,誰有時間給你講道德?其實孔老夫子他非常的平實,孟老夫子他講話也都是從實際出發。比如說我們看《孟子》上就有這樣一句話,他說現在我們所規定的分配制度、田產制度,讓人上不足以侍奉父母,下不足以照顧妻子兒女;年頭好的時候每一年都奔波辛苦,到年頭不好的時候就免不了餓死、凍死,在這種情況下,人們死里逃生還來不及,誰有功夫給你講道德、明禮義?所以儒家從來沒有撇開一定的經濟發展水平講道德教育,反而認為解決溫飽問題,一定的物質條件,是道德建設的基礎。像孔老夫子他也說,他說「富與貴,是人之所欲也」。諸位朋友,誰不喜歡富與貴的地位?當然我們相信,也有很多人視錢財、視權勢如糞土,但是從社會大多數人來說,都是喜歡追求富貴的地位。比如說我們今天之所以能在這里召開這個學習傳統文化的論壇,那也有很多大富長者要慷慨捐助。如果沒有這么多的錢,我們想匯聚在一堂學習傳統文化、祭祀祖先,也都是不可能的,是吧!所以富和貴本身是沒有問題的。他說「不以其道得之,不處也」,如果通過不道義的、不正確的、不正當的方式獲得它,我寧愿不處于富貴的地位。所以孔老夫子所反對的是不講求道德的富貴的追求。在《論語》上孔老夫子還說,「不義而富且貴,于我如浮云」,通過不道義的方式讓我獲得富貴的地位,這就像天邊的浮云一樣。第一,天邊的浮云離我很遠,和我毫不相關;第二,也是提醒我們,通過不道義的方式獲得的富貴,就像浮云一樣聚散無常,你是不能夠長久的保持的。所以他們所反對的全都是以不正當的方式獲得富與貴的地位。這一點在古代適用,在今天也適用。

 

  • 微信公眾平臺
  • weinxin
  • 義工微信號 q3139239
  • weinxin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