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廬老人遺教三篇——新元講席貢言(第5集)

  • A+
所屬分類:雪廬老人

新元講席貢言-第5集

視頻下載MP3下載

把兩張表都找出來,找出來今天加定一下子,頭一個表就是正文,第二個表是解釋,就是小註,就把這兩個表寫上一個前表、後表,到時候說話的工夫,有個名字好辦事,必得是名正言順,名相少不了的。

再給諸位交代一句話,這個表要仔細聽。為什麼?裡頭完全是佛理,給諸位說明白。怎麼完全是佛理?這是正當講經的辦法,學經就是知道佛理;學經亂講,除了造罪過,一點好處也沒有。所以說講必得要解釋佛理,解釋佛理給諸位說,佛理可不是個容易的。咱們跟諸位說過,解釋的工夫不囫圇吞棗,一個字一個字的講給諸位聽,這可以了吧?一個字一個字的講,我們把這個表講完了,大家的佛理也就可以差不多了,再看經、再聽經不至於上當了。怎麼還上當呢聽經?他講經的胡造謠言,不按照經理說,那不是上當嗎?這個話先交代下。難懂,為什麼?講普通法門還容易,淨土法門是佛的境界,佛的境界咱怎麼夠得上?當然難懂。難懂,我們也得要求。

這樣說起來,佛的境界,淨土宗是佛的境界。淨土宗是佛的境界,哪一宗不是佛的境界?怎麼單單的淨土宗是佛的境界?別的宗,給諸位說,是你獨力的境界,普通法門就是你自己按著佛法去做去,這是普通法門。這不是特別法門嘛,特別到什麼樣子?特別到佛的境界,跟別的佛的境界不一樣,別的佛的境界是按著佛的道理做,淨土宗不光按佛的道理,還怎麼樣?藉佛的力量。這就快了,兩個力量,這叫「二力法門」。所以是一般人第一先不信,修行全在個人嘛,「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」,佛怎麼幫上忙?張三喊餓,叫李四替你吃飯,哪有這種道理?大家不信,這個就不信了。不信是當然的,這個不信,把這個理講出來可就很麻煩了,所以叫做「難信之法」,大家先明白這一步。

這個講的人是講究取簡單,言語怕繁雜了,這是很麻煩了。所以凡是講淨土宗的,要提出兩個條件;雖然講兩個條件,人人知道,可人人不曉得裡頭的妙義。什麼妙義?就是這要緊的條件,這個大家聽明白,要把這兩條忘了,淨土宗就不必講了,第一句就是「帶業往生」,這是天然的;第二,大家聽說了,是「乘願再來」。這個人人,凡是修淨土宗的都懂得這個,帶業往生,乘願再來。這兩句不是這麼就完了的,現在這裡列的這個帶業往生、乘願再來,列了這兩條。列了這兩條,這是人家講經的也是這麼簡單。這麼簡單,光講「帶業往生」這四個字,上一次就講了這個「業」字,一個字。今天慢慢的那個業還沒講完,再那三個字都得講出來,一個字一個字的講,大家聽的工夫,一個字一個字的聽。你懂得這二力法門,就不至於說外行話了。在這兩個以外,還有什麼簡單?這兩句簡單,實實在在還有,那就嫌麻煩了。怎麼還有?這個二力,諸位聽著,帶業往生以前,還有一樁事情,大家知道嗎?修淨土宗的,別的宗皆沒有,就是淨土宗獨獨的有,奇怪吧?修淨土宗的就叫不上來,什麼呢?大家,我這個可說過,修淨土宗你要想著明瞭,把三藏十二部完全都懂得了,不用講,一回頭就明白,一知半解不中用。(翻譯吧。)這是大問題,誰會講?

我也是講《華嚴經》講到微細智,這個大家還都記得?正碰到這個機會,這裡鬧得天下大亂,胡說八道的這麼鬧,是消業往生,不是帶業往生,這一句,攪亂的天下不安。正講到這裡,所以說引的說出這個來,正是機會;要不是講《華嚴》講到這裡,跟大家講也聽不懂。再交代這句話,這就是機緣,我們這裡的機緣。

還有一樁事情特別重要,比這兩句還重要。自打第一步,一直一步一步到成佛為止,未成佛以前,還得用這一句,大家曉得嗎?這很重要的一句,修淨土宗的連這個不知道,那他講什麼淨土宗?這個就奇怪了,我說一句,自打一開頭就得有這麼一樁事情,一直到了等覺菩薩成佛還離不了。這個修淨土的不知道,不修淨土的更不必說,這個事要說起來,當該人人皆知,偏不知。是哪一樁事情,你們諸位想想。問一問,問一問再講,不然講出來,看著太便宜了。

學佛,不問你修哪宗哪一派,總而言之有兩句話很要緊,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」,這個是必須的。學佛的人都諸惡莫作嗎、都眾善奉行嗎?這個大家想想,佛教徒都眾善奉行、諸惡莫作了,那天下太平了;不如此。要知道這一層了,真正信,真正想著往生極樂世界,就得做這兩句。這兩句怎麼個做法?得換心理。換什麼心我問大家,有一樁要緊的事情,除了淨土宗別的沒有,什麼?臨終助念。明白這一句嗎?「臨終」,臨命終的時候請助念的。助念的,凡是修淨土的人,有些老法師什麼的臨終的工夫,不修淨土不算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都得請助念的。助念是助念什麼?怕他不會念阿彌陀佛,別人幫助他念,叫助念。他忘了念,迷迷糊糊的,別人替他,兩個力量。大家想想,也是兩個力量。知道這個怎麼著?平素你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」,結下法緣,到臨命終的工夫,人家才給你去助念去;你平素行為不端,臨命終時的工夫沒助念的。我也念阿彌陀佛。你念阿彌陀佛,念著念著就念糊塗了,念著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,鈔票鈔票鈔票、銀元銀元,那就顛倒了。這是必須得注意,大家這個知道了嗎?這是二力。

這一個就是,臨命終是這個樣子的,就是他一次一次的乘願再來,再入胎,再九界往生,到了等覺菩薩,他還沒成佛,他要乘願再來,乘願再來就是下生,有生就有死,這還用說嗎?臨死的工夫也得助念。這有證據嗎?有證據,《華嚴經》上文殊菩薩、普賢菩薩臨命終的時候,都得「面見彼佛阿彌陀,即得往生安樂剎」,也是佛來接他,也是兩種力量。這個經上有的,你可不能說經上有我看不懂,看不懂那是你看不懂,那不干別人事。自始至終這一句話離不了,大家就忘了這個助念。在這裡不幹一點好事,臨命終的工夫有人給你助念去,當然也生障礙,這跟大家說了。這是兩句以前的話。

臨命終時心不顛倒才能去。

彌陀接引往生。

把話交代完了,咱講就是講「帶業往生」這四個字,看第二個表,諸位找出第二個表來,咱講了這個業上,業上才講了一次,今天把這四個字講完了就好。

剛才跟諸位說這一句,講「帶業往生」,這個「業」字列了,業,上面是業什麼?這個業它的解釋。上一個星期就講的業的開示,簡單的開示,不能詳細講,講過去了,今天講業的三際。業三際怎麼講?先跟諸位說說,這個業三個時候,它分時候。可是雖然講今天這個,與前邊那個有關係,聯絡著,都有些聯絡,所以難講在這上頭。

這是學理了,諸位聽著。什麼三個時候?就是過去(咱先說這個)、現在、未來,這不是三個時候嗎?過去了,一個時候;咱們今天這是現在,這又是個時候;咱們隨時,我在這講拿著這個扇子在這裡敲,這個時候,扇子不敲了,現在又沒了,隨時這三個字往下轉。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這三個時候。這三個時候有長時候、有短時候,不一定,先記住有這三個時候就是的。

先講過去,業以前是什麼東西?因為隨時變,業以前跟諸位說,就是咱是凡學佛的都懂的,要是這個再仔細講,那沒法講了,後來也能解釋,叫迷惑顛倒。原來咱這個本性,就是本性,這個本性覺悟了就光明、就是佛,迷了就是眾生;覺悟了就知道哪個是善惡,不覺悟,善惡也不懂得,叫迷惑,迷惑顛倒。迷惑顛倒,一迷惑顛倒這個好麻煩,就是上一次說過,這個業怎麼講?業是身口意這三業一動,不正常,一動,一動就造作,這叫「起惑」,迷惑發動了,一動就是迷惑顛倒。為什麼?這我說個比喻,光這麼講聽不明白。譬如這一盆水,安定的時候,不動它的工夫,你看著很明亮,這大家知道,水也不動;你過去看時你把手一撩那個盆,它裡頭一晃動,就起些水紋,變樣子了,看不清楚了。這個都懂,那就是起了迷惑顛倒,這是第一步「惑」。起了惑怎麼樣?起了惑是過去起了惑,過去起了惑,有了惑,現在呢?現在的動作,現在的動作叫「造業」,造業屬於當時。譬如我今天講經拿這個扇子弄些動作,這都是業。這個業不論它是善業、惡業,先不講那個,可是造業了。這個造業不光是造惡業,也造惡、也造善、也造不善不惡、也造無記,種種的名詞,好麻煩了,這個造作叫造業。這可以看看,造業現在什麼造業呢?就是身、口、意,上次講過了,這三個東西造業,三次動作了。

造了業以後怎麼樣?將來呢?將來,這將來是分長短,也許下一點鐘也是將來,一年以後也是將來,那都不一定,咱就說這個,將來就是結果,結果就是受報應。凡是「受」,接受的,大家聽明白,受報應,凡是接受的,只要懂得佛學的,這一個「受」字大家就明白。怎麼樣?「觀受是苦」,所有一切的享受皆是痛苦,沒好事。沒學佛的,你跟他講這個,他聽不懂。怎麼就一點好事沒有嗎?一點好事也沒有。這必得聽了多年佛的,有點覺悟,觀受是苦,他就聽明白了。說一句話不好聽,說別的苦不懂,苦太多了,生死苦,這個大家可懂得,都怕死,不怕死的人很少,這是個苦。你怕死也得死,不怕死也得死,這個躲不過去的,這就是苦。還能不死嗎?能!不生就不死,就是不生不滅。這個那得什麼?明心見性就不生不滅了,這不是二、三句話說明白的。講到這,這三個字先介紹出來。

請諸位都注意,聽懂了,我是這個講法,聽不懂也沒法子。譬如要聽懂了,頭先說到這一句,不生就不滅;「帶業往生」,往生就是有生了,有生就有滅,這還不明白嗎?上西方,還是到那裡去生死去啊,怎麼不說到那裡證果說往生呢?懂了教理,一看這四個字,就不至於嘴裡胡說八道。先解釋這句,這一句請諸位要注意聽,再聽第二次好難,我可以把話說出來,很複雜。

這是介紹出這三個字來了,這三個字在佛學上有個名詞。我先再給諸位說一句,我講經,給諸位說,皆都有經本可查。上次說過了,要是經本上沒有,我嘴裡隨便胡說八道,你見了我打嘴巴可以打,我該要打,這我上一次說過的。把這個佛學名詞講作什麼?這三個,「惑業苦」。總名字叫做什麼?叫做「三障」。惑、業、苦,三種障。障是什麼?障當作障礙講,有了障礙。譬如我這個眼看這個,一看就看見了。還看見了嗎?看不見了,為什麼?有了障礙,就看不見了,有了障礙。障礙有這三種,障礙什麼事情?大家你要問問吧,障礙了什麼?障礙太多了,只簡簡單單的說兩條,大家聽聽。你看重要吧?障礙,一種叫所知,所知障;一種,咱不再講學理了,就是涅槃障。

什麼叫所知障?你對這事情明明白白你可以知道,一看你就悟了、知道了。有了這三種,你那個本能,本能是什麼?這個還得念過中國書的,不念過中國書的不懂得。中國書是什麼?中國大家都念王陽明那一套,叫「良知良能」,這個大家知道。「良知良能」也不是王陽明說的,他不是,他擴充的,實在是孟子說的。這個良在天性就知道,叫良知;你這個能力,也是在天性裡你就有這個能力,不是別人給你的,叫「良知良能」。舉凡有這種,可以覺悟,覺悟是你自己有佛性、有覺性,它就障住你的覺性,有這三條,你就該明白的不明白了。往後大家看什麼東西聽不明白,不必發脾氣,怨自己,總得要懺悔。這是一。

第二,涅槃,咱說簡單話,就是不生不死。不生不死是好事,那就沒有痛苦了。不能證涅槃,辦不到你,你不能結果。這種障礙就不得了,這不是大障礙嗎?別的咱不說,就說這個。這個惑業苦這三個,這三種名字叫三障。

跟諸位再說一句,不要誤會了,並不是淨土宗說這三條謂之三障,受障礙,全部的佛教,這一切各宗有了這三條皆是障礙,所知也不知,涅槃也不證,這三條是全部的。

這不是三條介紹出來,倒過來再一條條的再講。怎麼還倒過來再講呢?那三條講了,接著往下講下去聽不明白,這得講一段說一段,回來再說。譬如惑業苦介紹出來了,大家要可以再提這個。分三際:過去、現在、未來。這個「惑」從哪裡發生的?什麼惑?誰惑,誰迷惑顛倒?這個話可以問了吧?這個諸位要說了,你迷惑顛倒,我不迷惑顛倒,這麼個講法,那學理上講不通了。《金剛經》上人相、我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這四相皆沒有,哪有人我?這個事情跟外行不能講,難死了,講的人跟我這個似的,又沒學問、又沒辯才、口才又拙,怎麼能講好?

我這要給諸位說一句,這就得打岔了,打什麼岔?人人皆有本性,大家聽明白了吧?學佛得講這個性字,眾生皆有佛性,這不這句話要緊嗎?眾生皆有佛性是動物,人、連螞蟻、蚊子都有佛性。都有佛性,他有個性。他有個性,大家聽明白,這個性,人的性大,蚊子的性小,諸位是這麼講是吧?這又很難。不這麼講怎麼講?性沒有大小。給諸位說,這個大家信不信,我不能詳細講,你叫我講得大家都信了,我可沒這個能力。不要說我,佛來在這裡講也沒辦法。佛要有辦法,何必說這個?「不可思議」,「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」,你自己知道,佛都如此了,我有什麼法?咱就勉強著說這個性,性無大小。

性打哪裡來的?這個性,要講佛教,非因緣非自然,這話就很懂了,絕不是因緣所生法,也不是自然的,這很難講了,咱就不說,就是有這麼個性就是的了。要在中國的儒家,儒家講性還有點形跡可以尋找。為什麼有形跡可以尋找?儒家講世間法,孔子這個出世間法說什麼?《中庸》上「天命之謂性」,大家聽明白這個。哪書上的?念過中國書的都懂得,「天命之謂性」是什麼?這個天並不是天老爺,也不是耶和華,也不是那些,這個「天」是天然,沒法說,諸位別說這個。天然,天然的一種有的東西,這叫做「性」。那麼大家不明白,不明白,「率性之謂道」,這一個「率性」怎麼講?就是這個性不動,你順著這個性你不動,安安定定的,這就是道理。這個說得淺一點好明白,跟佛講的是一樣,佛家講得深一點,他這個講的世間法,淺一點。盡虛空遍法界這個本性,佛教這麼講。怎麼講?說盡虛空遍法界這個天很大吧,要跟這個性要是比,好比這個性算是這一個天,你所知道的等等這一切什麼,也不過天上的這麼一片雲彩,太渺乎小矣了。那個比較就難懂一點。這個性沒限度,後來也多少的把這性講到哪裡我再給諸位說,這個只說是本性,咱們學佛不懂這個,勉強的信,有個本性,人人都有本性。有本性,就給大家說一句,本性在什麼地處?你們大家聽明白,盡虛空遍法界皆是本性。那個天你看大,在這個本性裡頭也不過是一片雲彩,那就沒法比喻了。既是這個樣子的這個本性,大家聽著,這個性,大乘法、小乘法都是一樣,但是說的時候,教學生教這個學的可兩種教法。說到這,說了以後再講。性是一個,大乘、小乘兩個說法。(換句話叫「法爾如是」,那這句話就麻煩了。這個性好比這個天,這個天就好比天上一片雲彩,天這麼小。)

小乘佛法講的功夫,跟大乘分兩種。分哪兩種?這就又得打岔了。普通的佛法,禪家很要緊,它講究明心見性,性跟心它是一個講法,它不囉嗦,講得簡單。禪家以外還有個特別的法門,叫唯識宗,這個大家可聽說過,現在學唯識的也很多。唯識怎麼講?唯識不講這個,它講識,講神識。神識是什麼?神識分了八個,咱今天講唯識好懂一點。八個怎麼樣?這個大家都懂得,常聽,前邊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跟意,這是六種,到這裡這是一部分。這一部分,小乘只給他講到第六識,講到這個意為止。到後頭還有第七識、第八識,第八識這個大家都知道,就是講法上很麻煩,有末那識、阿賴耶識,阿賴耶識大家都知道。那兩識是最後,到了講大乘法門才講那兩識,這個大家應該知道的。應該知道的,這個淨土宗呢?淨土宗是八識統講。怎麼的呢?你看淨土宗的修法,連唯識的修法,它講的轉識成智,轉這八識成為四智。這就很麻煩了,不能再講,小乘的就不能講了。其實八識大家可記住,第八識是阿賴耶識,咱講阿賴耶識管著幹什麼,第七識管著幹什麼。前邊那六個上一次說過了,一個在家裡出主意,五個在外頭在那裡造作,眼耳鼻舌身在外頭造作,這個意識拿主意在那裡指揮。這是小乘,這個好懂。到了八識,這個我癡、我愛、我慢、我見,這個第七識,它就是永遠不斷思量,日久天長,永遠不斷,出來四種毛病,它抓著第八識,這得細講,好麻煩了,拿著第八識當它,種了相。這個第八識它本身管什麼?給諸位說,這個記住,那總得要,我說簡單的,它的名字叫本識,就跟本性一樣,根本識,它是根本;再一個叫含藏識。含藏是什麼?什麼什麼,它就跟倉庫似的,它都收起來,都收裡頭。這兩條大家先知道,知道了才能再往下講;不知道這個,講的什麼樣的能力也沒法講了。

咱就講這第八識,為什麼叫根本識?這個八識有規矩頌,有書,上頭說到的第八識是這個樣子的,「先來後去做主翁」。這個人下生的工夫,有一個東西來投胎,先來了,哪一個來了?這個八識,那個阿賴耶識它先來,這個得看過唯識宗的才懂得。後去呢?人到臨死的工夫,前邊這七識都走了,第八識到最後它才走,所以它是個主人翁。這個第八識看明白了嗎?其實第八識是主人翁,這個大家聽明白了,這又得講這個含藏識。怎麼含藏呢?前邊這個七識造的這一切事情,善事、惡事等等這一些,在哪兒?存到哪裡?它跟倉庫一樣,都存到第八識裡,大家聽明白,叫含藏識,它都收起來了。這兩句話可重要。這個小乘不懂,這是大乘才懂的。(把這兩句翻了吧,這才好往下講。)

其實這個第八識大家知道,一個是主人翁,既是主人翁,這不是講這個惑嗎?惑打哪裡來的?惑,起惑造業,起惑,就是那個第八識它迷惑顛倒,惑在第八識。這個聽明白了嗎?這是惑的來源。業,咱今天就是講的業,造業了,造業,造的這些業不論善業、惡業,造的這些業收到哪裡?含藏識,都藏到第八識裡。這聽明白了嗎?起惑是它,收藏也是它。這兩句重要不重要?既重要,不懂得第八識怎麼行?懂得這個了,起惑造業與第八識都有關係。所以說,懂得這個了,帶業往生。業是由惑起的,惑是第八識,那個業都藏到第八識裡,也是第八識。咱們往生,給諸位說,是第八識往生,並不是這個肉體往生,大家要知道,主人翁往生,主人翁是第八識,這個大家今天可要聽明白這一句。這是起惑造業跟這個第八識有密切的關係。(你翻譯了吧,翻譯了就後頭那一個「受」了。投胎也是第八識。)

這第三,既是起了惑、造了業,就得受,受報應就得苦,苦不能再細講了,就是「觀受是苦」,就享受了,所有享受皆是痛苦的事情,頭前說過了。這一個太複雜,那沒法講。怎麼的?大家知道的,這個講起來沒完沒了,三苦、八苦,這個人人都知道的;一百零八苦,這個打鐘一百零八聲就是為了去百八煩惱;八萬四千苦,那說起來多了,麻煩了,苦無量無邊,這是從前的話。從前是中國苦,現在又帶上洋苦,總而言之說不盡了。那麼誰受呢?身、口、意這三處都得受。意也得受,就是心也得受。一切事情,觀心無常,這變化無常,這個阿賴耶識,生了死、死了生都是它,它不苦怎麼樣呢?無不是苦。

今天講到這裡,第二個業這個三際就沒法再講了,為什麼?鐘點到了,我們守鐘點。急急的講了,大家聽不明白也不好,聽一回不容易,就講到這個地處為止,下頭還有四行,還有一條,那得下個星期再講。這個「帶」字,這個可以給諸位再說一說。帶業,可以行了,帶業往生,今天講了業又講個「帶」字。帶是什麼?連帶。怎麼連帶?藏到第八識裡,第八識投胎,這不連帶著嗎?帶業,帶業往生,這還有什麼話講?帶業,這業是些什麼樣?等覺菩薩還有無明惑,這業種類太多,那只可以到下星期再接著講。表保存著,下次帶來。

這個大家記住,沒有第八識藏著這些業力,這就不帶業往生,這個還不明白嗎?


來源:澳洲凈宗學院

 

雪廬老人遺教三篇——新元講席貢言(第5集)

  • 微信公眾平臺
  • weinxin
  • 義工微信號 q3139239
  • weinxin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